设为首页 |
RSS订阅 | 加入收藏 | 网站地图 | 您好,请 【登陆】【注册】 | 广告投放联系QQ:553528095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时尚搭配 > 街拍 > 对“菲董”来说:性别问题很重要,但是衣服就没必要分男女了

对“菲董”来说:性别问题很重要,但是衣服就没必要分男女了

[18-09-23 04:04]  编辑:  来源:  点击:

你有没有试过去‘想象’某种香味?” Pharrell Williams问我,努力思考怎么打比方更好,眼睛望向天花板:“你可以想到那只香水瓶,但是你的大脑会不会告诉你,这瓶香水喷起来是什么香味?”他就有这种 “共感”,音频信息在他脑中会转化成视觉形象。也就是说,他能在颜色中“看到”声音。

“除非你也有共感,否则真的很难解释,”他说。

他说的没错。但这回我飞来孟买与他会面,这里的景象或许让我更好地理解了他所说的“共感”。3月2日,人们正在欢庆一年一度的印度教节日“色彩节”(Holi Festival),这个节日象征着春天的开始,庆祝正义战胜邪恶。街头巷尾,音箱里播放着喧闹的印度流行歌曲,成千上万人从四处涌来,相互泼洒和涂抹缤纷的彩色粉末。靛蓝、洋红和橘黄的粉末升腾起雾,辛辣的云烟遮住了天空。

“菲董”是第一次来印度,行程排得很满。毕竟今年44岁的他身兼数职,既是歌手也玩说唱,既创作词曲也制作电影与唱片,还要打理数个慈善项目,包括他个人的儿童义教非盈利组织“援手相助”(From One Hand to Another)。他形容自己是真人版“玛古先生”(Mr. Magoo),他从小就喜欢这个UPA动画工作室创造的小个子卡通人物。“玛古先生”近视特别厉害,因此陷入各种各样的滑稽情境,但每次都能特别幸运地脱身。“我也不懂我每天在搞什么,” Pharrell很坦诚地说,“我现在能坐在这里,都是凭直觉——还有我的GPS。有时候会出错,有时候到底还是成功了。”

尽管25年前,他内置的“GPS”带他进入了音乐行业,但很难相信作为录音室歌手的法瑞尔,直到2014年才以全球热议的冠军单曲《Happy》登顶事业巅峰。在此之前,他主要在幕后负责音乐制作。他与朋友Chad Hugo在1994年成立了音乐制作双人组The Neptunes,帮助定义了布兰妮·斯皮尔斯(Britney Spears)的《I'm A Slave 4 U》、格温·斯蒂凡尼(Gwen Stefani)《Hollaback Girl》、Snoop Dogg的《Drop It Like It's Hot》等影响力巨大的新千禧年之声。

刚从洛杉矶飞抵的Pharrell,还在来不及适应14个小时的时差,马不停蹄地穿梭于拍摄和采访,周末还要启程前往德里。他来印度的主要原因,是发布他以“色彩节”为灵感设计的Adidas Hu系列(即Health Ultimatum,“健康最后通牒”)。在孟买西郊班德拉(可以说是孟买的马里布)的Taj Lands End酒店,他与宝莱坞明星、Adidas大使兰维尔·辛格(Ranveer Singh)共同参加了私人派对,庆祝节日和新系列揭幕。

在那里,他们共同揭晓了最新的2018年春夏“Hu Holi”系列,该系列在印度的Adidas门店有售,也即将在3月16日全球开售。这个充满活力的新系列,囊括了全部品类,包括纯白得诱人投掷彩色粉末的Blank Canvas田径服(售价300欧元),时髦得飞起的Stan Smith鞋款(售价90欧元),以及采用粉末染色技术、每件都独一无二的短裤和运动衫(售价80欧起),所有单品都不作男女装区分。

“就衣服来讲,我觉得性别逐渐变得不那么重要了,男女皆宜的中性风格服装推动了这个趋势,”他谈起自己的观察。大家都知道“菲董”偶尔喜欢搭配女装或配饰,尤其是他著名的Chanel广告形象,但这并不是要作出什么抗议或声明。用他的话来讲,他只是单纯地喜欢这一点。“但抛开衣服不谈,”他继续说,“性别问题依旧很重要,因为我们仍然需要推动实现性别平等。我认为互联网高度普及的最大好处之一,就是能唤醒人们对女性权利或性别不平等议题的。”

2005年,Pharrell与模特兼设计师Helen Lasichanh相识,并在五年前结婚。现在,他们有了四个孩子:13个月大的三胞胎,名字特别大气叫做“火箭”(Rocket)的儿子也9岁了。在韦恩斯坦(Harvey Weinstein)多项性侵犯指控浮出水面后的第一次奥斯卡颁奖礼之前,我问Pharrell,男人们应该首先采取什么行动来实现性别平等,配饰,杜绝社会上无处不在的性骚扰。“要有同理心吧,”他回答道,“我们永远无法体会作为女性的真正感受。男人对创造新生命的贡献并不维持多长的时间,但是女人怀胎就长达九月。我们永远不会懂,她们在那段时间里出门上班是什么感受。我也不知道换了男人,我们能不能做到。作为女性意味着很多很多。她们应当得到认可。还有我们的实际行动。”

在他的制作公司I am Other的创意总监兼副总裁Mimi Valdes的帮助下,Pharrell参与了去年上映的电影《隐藏人物》(Hidden Figures)的制作。电影后来收获奥斯卡最佳影片提名,讲述的是三位黑人女性数学家的故事,她们在太空竞赛年代对创办早期的NASA作出至关重要的贡献。接下来他要参与制作的是名为《亚特兰蒂斯》(Atlantis)的歌舞片,讲述在弗吉尼亚比奇(Virginia Beach)住宅区发生的故事。那是Pharrell自小成长的地方,给予了这位多项格莱美奖得主的今日所有成就。“房屋建造的方式很特别,车里放的音乐,或是院子里的任何声音都会不断反弹,不断放大,”他开始回忆,“空气里漂浮的音乐,弗吉尼亚比奇潮湿的夏天。所有这些构成了我本人,影响着我们的成长,告诉我这辈子要如何‘看到’音乐。”

去年12月15日,作为放克摇滚三人组NERD的成员,Pharrell发布了风格犀利的新专辑《No_One Ever Really Dies》,远远不同于给人满满幸福感的《Happy》。其中的《Do not Do not Do》,致敬的是2016年被警方击毙的中年黑人男子Keith Scott,《Deep Down Body Thurst》则用歌词反击特朗普总统的美墨边境隔离墙计划。“作为美国人,你意识自己的作为黑人还能做这么多不同事情,是多么的幸运,”他谈到自己的立场,“但不应该是这样。我毫不向往一个建起隔离墙或是堆满屎盒子的生活,但是我来自的地方正是这样。”

现在,“菲董”的使命就是破除这些障碍,至少鼓励人们停下来思考一会儿(“这就是艺术的功能!”)他在用自己最熟悉的方法来实现自己的使命,一首一首歌,慢慢来。

标签:菲董   来说   性别   问题   重要   但是   衣服   必要   男女   

与本文的相关文章推荐